減少公車,此其時矣
  特邀議員
  林琴西
  這幾天,這裡充滿“詩意”:霧障樓臺,月迷津渡,霾鎖羊城。廣州人曾經有過的一點環境優越感一下被擊潰,可見廣州與全中國的城市群一樣, 大氣污染, 未能幸免。
  污染問題是一個歷史孽債。每一個人都身受其害,每個人都身加其害,這隻是多與少的區別而已。當然,用車一族,責任就更多一些;而政府就更應垂範於民,減少公車出行,此其時矣。
  老天的“水龍頭”快些噴吧
  特邀議員
  何龍
  北京出現灰霾時,有人說:“風,是北京的抹布。西伯利亞是北京的清潔工,讓西伯利亞的西北風快些到來吧!”
  但“西伯利亞清潔工”沒有清潔好北京的空氣,倒是用“風的抹布”把灰霾抹到南方來了!空氣無法用人工洗刷,我們只能期待老天爺的“水龍頭”噴灑。
  北邊“灰霾製造業”發達,讓廣州也有了“灰色收入”。面對“厚德載霧,自強不吸,霾頭苦幹,再創灰黃”的情景,我們真該考慮GDP的發展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“為人民服霧”的問題了。
  治污基本靠風
  特邀議員
  小喬
  治污基本靠風,晴天基本靠吹,幾乎成為所有城市的宿命。只是風吹來又吹去,灰霾也只會遊蕩來又遊蕩去,離開了北京,就到了上海;離開了上海,又來到了廣州,它不會憑空消失。寄望於冷空氣吹走灰霾,到底不過是把它趕往別人的天空;指望明顯的降水,也只不過讓灰霾從天空落到了地面。
  減少灰霾的生產,才能打破宿命。改革是倒逼出來的,當彼此處在同一片灰霾下,同呼吸共命運,或許治污的步伐也會不得不加快吧。
  (原標題:三員議事)
創作者介紹

jebmtmbgenxl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